主 页>>民间文化

凤翔民间艺术中的吉祥文化

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,中国人是以繁重的种植劳动为主要生活,但在农闲之余,人们充分发挥想象力来满足自己的生活和审美需求,创造了民间艺术。凤翔地处关中平原西部,其南部为黄土台塬,塬面完整开阔,地势起伏不大,土壤肥沃,非常适合于农业生产。发达的农业为凤翔当地民间艺术创作提供必要的条件。凤翔民间艺术种类繁多,彩绘泥塑、木版年画、草编剪纸、皮影雍绣、漆器工艺等源远流长。泥塑、木版年画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凤翔的彩绘泥塑被中外美术界公认为“神州一绝”;凤翔木版年画与杨柳青、桃花坞等年画齐名。凤翔剪纸艺人以精湛的技艺多次代表中国民间艺术界走出国门,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风采。

凤翔民间艺术内容丰富、历史悠久,正是几千年来积淀下来的深厚文化底蕴赋予它生命的活力。古人们祈福于自然,寻求天地万物的统一,他们借物言志、附会象征、谐音取字,把对生活的热爱,对国泰民安的企盼,对子孙后代的祝福,对未来美好的向往,都寄托在民间艺术之中,汇成了独特而丰富的吉祥文化。吉祥文化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小部分,但它却保存完整,它的延续性和生命力贯穿了中华民族发展历史的全过程,在传统文化中起着不可或缺的纽带作用。

1 生命繁衍的“喜”文化

旧时民间,喜事的涵盖面很宽泛,婚嫁是喜事,生子是喜事,获得功名是喜事,为老人过寿是喜事,就连高寿者去世也是喜事(白喜)。

1.1 大红喜字

在婚嫁中大红喜字是必不可少之物。心灵手巧的劳动人民秉承中华文化之本源,在婚嫁喜庆之日剪出各种形式的喜字来增加喜气。剪纸在凤翔十分普遍,巧妇们用剪与刀两种工具,在红纸上剪刻出各种喜花。在中国传统的五行文化中,火与红色相对应,民间百姓则用红红火火来象征生活的美满如意。在世界许多国家和民族中,都认为红色具有驱邪的功能,所以红色成为婚礼上主要颜色。凤翔剪纸构图布局突破传统喜字剪法,采用的多是“花中套花”的方法,外形有圆形、方形、菱花形、桃形、石榴型等,配置各种纹样,如鸳鸯、喜鹊、花草、牡丹等,将双喜置于图案的中央,预示喜上加喜、喜上连连。这是中国人渴望幸福、喜庆、祥和的美好愿望。

1.2 老虎玩具、虎头鞋帽

旧时,凤翔人对首胎孩子做满月十分重视。亲戚、邻居、朋友会携带礼品来恭贺。尤其是孩子舅家礼品颇为讲究,富裕的家庭会送一个布老虎,插满各色各样的纸花,还有“长命百岁”银牌、银镯、银项圈、银腿镯,及虎头帽、虎头鞋等。贫穷的家庭只有布老虎和虎头鞋帽。无论富裕还是贫困,布老虎和虎头鞋帽是必不可少的。因为在民间老虎有趋利避害、镇宅辟邪的作用。《风俗通义•祀典》中记载:“虎为阳,百兽之长也,能执博挫锐,锉食鬼魅。”“画虎于门,鬼不敢入。”在满月之日送幼儿虎玩偶及虎头鞋帽,是家中的长辈希望孩子能远离灾祸病夭的美好祝愿。

2 追求幸福生活的“安”“祥”“财”文化

无论是出门在外还是平常居家, 或是年终还是岁首,人们为了远离灾病、远离鬼魅,远离一切能让人身心受到伤害的事物,虔诚地企盼能在平安中生活,所以平安是福的观念已深入国人的心中。对平安的企盼是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要求。此外,对小康生活的向往,对未来生活的祝愿等都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,民间百姓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表达出来。

2.1 门神

门神,又称门画、门判,是最具代表性、也是最早的年画。凤翔木版年画中的门神按尺寸分为三类:大门神、门神、小门神。虽然大小有别,但它们所选题材及内涵却没有多大区别。以平安为主题的有:方弼、方相;上朝秦琼、上朝敬德;坐虎秦琼、坐虎敬德;骑马秦琼、骑马敬德及执锏执鞭的秦琼、敬德。民间传说方弼、方相与秦琼、敬德威武神勇,令鬼魅望而生畏,于是将它们贴在门上,借以驱鬼魅,保平安。以祥和为主题的有: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、鹿鹤同春。在漫长的小农社会里,生产工具简陋,生产效率低下,基本上是靠天吃饭,所以民间百姓只能企盼风调雨顺。国泰民安是中国“家国同构”的显著特征,它视家庭关系为国家关系的先导与基础,家是小国,国是大家。鹿鹤同春是谐音表示,六谐鹿、合谐鹤,六即东、西、南、北、天、地六方。以鹿、鹤两种祥瑞动物来祈祷或祝愿春满人间,万物兴旺。

2.2 五毒

民间百姓认为五月是蟾蜍、蛇、蝎子、壁虎、蜈蚣这五种毒虫出没之时,民谣曾唱:“端午节,天气热,五毒醒,不安宁。”每到端午节,民间以各种形式来预防五毒之害。凤翔民间在小孩出世后的第一个端午节前,都能收到祖母和外祖母送来的“五毒肚兜”或者称为“五毒绷绷”。这种裹肚上方下圆,用红布做面,五毒图样用白的、黑色、绿色及其他彩线搭配缝制而成。红色在中国人心目中是一种驱邪、镇邪的色彩,用它能镇住五毒对人体的侵害,起到驱邪气、避瘟病的目的。金蟾镇五毒是凤翔彩绘泥塑老品种之一,它是将五种毒虫绘在一起,寓为以毒攻毒之意。当地百姓把它们当做“耍货”放在家中,以此来保家宅平安,保家人、小孩的幸福安康。

2.3 吉庆

吉庆有余为追求富足的生活,民间百姓附会象征在抽象概念中寻求具体的象征物,这是民间艺术中常见的表达方式。吉庆有余是凤翔最常见的年画,画中童子手抱大鱼,身背戟,鱼尾后有扇子形状带有七彩飘带的磬。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,延绵不绝,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水是财富、生气的象征。鱼在旧时的财富观念中占有重要位置,鱼同余谐音,故有“财中得余,富而有余”的说法。戟与吉,磬与庆谐音,所以就组成了这副寓意深刻、生动活泼的民间艺术品。

3 表达美好祝福

中华民族注重礼尚往来,无论是庆贺节日,还是民俗礼节,人们彼此之间的祝福从未停止过。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福、禄、寿文化。福、禄、寿源于古代的星辰自然崇拜。古人按照自己的意愿,一方面赋予星辰至上的神威;另一方面使它们具有人格化,走进寻常百姓家。这种观念成为古时民间世俗理想生活的写照。福、禄、寿文化反映出在农耕时代,中华民族对生命的关注,对美满生活的向往,对个人价值、社会价值的体现。在民间福、禄、寿文化不仅仅局限于对三星的膜拜,而更多的是将它们所蕴含的美好寓意附着于民俗风情之中。

3.1 纳祥、增福童子

凤翔地区世兴画局所绘制的“纳祥童子”“增福童子”一对年画是当地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吉祥物件。纳祥童子中的如意、蝙蝠、狮子都是吉祥之物,预示着能给家庭带来吉祥。增福童子骑于虎背之上。早在原始部落时代,关中一带就存在虎图腾崇拜,在民间虎被看做是镇宅辟邪的祥兽。这对年画中两童子乘坐吉祥瑞兽,有驱灾辟邪、纳祥得福,保平安富贵之意。在节日喜庆之际,还有表达美好祝愿的目的。

3.2 五福

在民间艺术中,蝙蝠是出现率极高的一种吉祥动物。“蝠”与“福”同音,人们把祝福都寄托在具体的蝙蝠形象里。在凤翔民间艺术中,无论是木版年画,还是剪纸、雍绣,其中蝙蝠形象随处可见。最常见的是“五福临门”、“五福捧寿”,抽象的五福概念表现在作品中就是五只蝙蝠,其寓意为长寿、富贵、康宁、有德、善终,体现出人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3.3 加官进禄

禄,俸禄,加官进禄是指提升官职,增加俸禄。有了足够的俸禄,才能衣食无忧过上理想中的小康生活。禄不仅是地位的象征,也是物质财富的象征。凤翔木版年画中保留了一套加官进禄的传统作品,天官手举托盘,盘中站立一只小鹿,“鹿”与“禄”谐音,以此附会象征。在当地百姓心目中,唐朝魏征就是天官在人间的化身。魏征是唐太宗时期有名的谏臣,辅佐太宗共同创建“贞观之治”的大业,被后人称为“一代名相”。在民间他是智慧的象征,由他将学子们引入仕途再合适不过了。加官进禄年画以门神的方式贴于家中大门上,它承载着耕读家庭对学子进入仕途、步步高升的殷切希望。

3.4 寿面与寿桃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六十岁可称为寿。在不同的地区,祝寿的内容、形式各有不同,形成了中国特有的寿文化。吃寿面是寿文化主要内容之一,无论是在南方还是北方都很盛行。在凤翔,不论家庭的贫富,在过寿时必会有寿面。所食的寿面是当地特有的挂面,因为挂面是面类中最长的面,所以又叫“长面”,凤翔话“长面”与“长命”谐音,故在过寿时吃挂面,以求长寿。寿与桃很早就产生联系,神话传说中就有吃蟠桃可以长生不老的说法,民间取其吉祥寓意将桃子视为祝寿的必备之物。桃子是应季水果,不是四季都有,所以人们以蒸面制桃子作为代替。在凤翔,老人过寿时,已出嫁的女儿及外甥、子侄辈、孙辈等晚辈,都要备好寿礼去贺寿,最好的寿礼就是蒸寿桃,象征性地表达吃了寿桃就可长寿不老的寓意。

吉祥文化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,它凝结着中华民族的伦理情感、生命意识、审美情趣与宗教情怀;它让人们认识到生活中美好的一面,即使在最艰难的岁月里,它能给予中华儿女战胜困难、追求幸福生活的信心。凤翔民间文化是陕西西府文化的精髓,其中的吉祥文化反映出西府人民不畏自然、不畏命运,敢于追求美好生活的文化意识。